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更多 > 网文网语 > 正文

[影视资讯] 除了裸贷、杀妻、出轨,黄轩主演的这部国片还有什么?

作者:CC下载站日期:2021-11-07浏览:183分类:网文网语

最近,一部非常特别的国产电影《乌海》上映了。

它有一张文艺的皮:

《乌海》曾斩获费比西影评人大奖。

其导演周子阳的处女作《老兽》,同样也是电影节的宠儿。

它又有一个生猛的核:

主角黄轩在戏里连扇自己十多个巴掌。

电影涉及的裸贷、杀妻等诸多尖锐的社会问题 ,更是在探测国片尺度。

凤凰男的个人悲剧

《乌海》以一段“捕猎非洲肺鱼”的纪录片片段开场。

这种鱼的生存条件极为苛刻。

每到旱季,它只能藏身泥洞,留一个小孔呼吸。

甚至,肺鱼会啃食自己身体,以熬过漫长的旱季。

片中的杨华(黄轩饰),也像极了一只涸辙之鱼。

他是一个典型的凤凰男,出身贫寒,娶了城里姑娘苗唯(杨子姗饰)。

拿着老丈人家的钱,杨华投资“恐龙公园”项目失败,并陷入三角债务中。

追债人上门要债,讨债手段一路升级:

堵门、扎帐篷,将“杨华还钱”的大字写在墙上,甚至跑到杨华老家“问候”其家人。

债务缠身,只是杨华的外部困境。

他与妻子的情感危机,则是中年男人更残酷的内部困境。

在删除裸贷女孩与自己车内纠缠的视频时,杨华意外发现妻子与老同学的暧昧语音。

屋漏偏逢头被绿。

于是,片中迎来了经典的吵架戏。

杨华责问妻子跟别人睡没睡过,妻子则反问杨华和裸贷女孩的关系。

争吵无果,杨华摔门而出。

坐上摩天轮,杨华回忆起当年向妻子求婚的一幕幕。

物是人非,婚前的甜言蜜语,变成婚后的一地鸡毛。

导演并没有给杨华这个人物一个柳暗花明的转折。

相反,杨华被一步步推向绝境,并开始“绝地反杀”。

面对赖账的合伙人,他一气之下烧掉沙漠帐篷。

他本人也被揍得鼻青眼肿,在沙漠中狂奔、狂笑。

这个画面像极了电影《燃烧》中“烧仓房”和“烧汽车”的场景。

两部电影都与底层之怒,以及一怒之后的解脱有关。

但这种解脱也只是暂时的,它改变不了人物悲剧的命运。

烧完帐篷,杨华自知投资款不可能再收回。

接着,他和妻子摊牌:自己抵押了车房,并欠下一屁股债。

夫妻间的矛盾被推向极致。

妻子问:“你怎么不早点和我沟通。”

杨华说:“我们离婚,孩子归谁?”

于是,两人又因妻子腹中的孩子究竟是谁的,爆发了激烈争吵。

最后,杨华开车将妻子撞下悬崖......

杨华身上,有一种很浓重的性格悲剧色彩。

在性格悲剧中,主人公矛盾偏执的性格是悲剧的主要原因。

而主人公性格上的缺陷则成为他们致命的弱点。

片中的杨华是一个懦弱的好人,老被人欺负,活得憋屈、窝囊。

他的合伙人吃定了他的性格,用各种借口拖债。

面对婚姻危机,杨华也只能回老家逃避。

最后行到绝境,换来了悲剧的杀戮。

乌海背后的社会悲剧

电影片头的非洲肺鱼影像,其实还隐喻了本片想揭示的社会悲剧。

杨华所在的乌海市,是一个资源型城市,正如导演周子阳的故乡鄂尔多斯。

城市巨大的资源看似可轻易换得财富。

周子阳回忆,老家征集牧民家的土地盖楼房,有一家三兄弟,获赔款1000万。

于是,这又催生了《乌海》中涉及的民间借贷问题。

毕竟,钱生钱永远是最快的致富之路。

但是,暴富往往带来两个问题。

其一,人们旧有的观念与习惯将受到严重冲击。

《乌海》中的杨华,被岳父指责:“好好的班不上,非要去学人家做生意。”

老实人杨华尚且如此,更何况其他人。

电影之外,周子阳曾目睹本是上班族的亲戚,因为拆迁拿到一两百万。

亲戚放着每年30%利率的高利贷,一路买车买房,活得相当滋润。[1]

甚至,周子阳还看见一个暴富的朋友猛扇另一个朋友的耳光。

见着钱的人们,两眼放光。潘多拉的魔盒自此打开。

《乌海》中的小女孩,为了一部苹果手机,不惜借“裸贷”,甚至“献身”还债。

她其实也是浮躁社会众生相的缩影。

暴富还会带来第二重问题。

即当财富的幻梦破灭时,结构性的阵痛将重击每一个人。

风口之上,有人尚可裸泳。

但当经济开始下行,各种社会问题便层出不穷。

《乌海》中,杨华投资的恐龙公园,其合伙人操办的沙漠帐篷,即使开业,也注定赔本。

现实中,周子阳家乡的煤炭价格在2012年后开始下行。

链条一断,房地产跳水,无人接盘。有人甚至跳楼轻生。

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。

《乌海》便揭示了幻梦破灭后,底层互害的残酷真相。

裸贷女孩“献身”不成,后又遭遇裸照泄漏,于是割腕自杀。

杨华虽指责是合伙人“逼”死了女孩,但他恐怕也难辞其咎。

在与讨债人发生肢体冲突时,杨华意外打落对方的假肢。

原来,看似凶狠的讨债混混,也是社会的畸零之人。

这些细节,都体现了导演对生活的观察,以及对小人物的慈悲。

既残酷,又真实。

乌海,也不只是一座具体的城市,它还意指“乌有之海”。

就像作家韩寒曾引用歌词,形容这个时代的特质:

“赐我梦境,又赐我很快就清醒。”

可惜清醒之后的人们,往往无路可走。

现实主义电影的困境与突围

推荐《乌海》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:

它是一部稀缺的国产现实主义电影。

在越来越悬浮和追求奇观的国产影剧领域,现实主义题材亟待突围。

这一题材的电影,往往面临“行业制作水平较低”、“叙事上受制”等问题。

此类电影,爆款是偶然,扑街是常态。

周子阳导演此前的《老兽》,虽然获奖无数,但最终票房200万,排片不到0.1%。

《老兽》代表了“流行文化和视觉奇观所主导的主流观影趣味,与艺术家个人诉求相龃龉的现实。”[2]

这一次,有黄轩助阵的《乌海》,可以看作是升级版的《老兽》。

但《乌海》上映5天,票房也仅800多万。

《老兽》《乌海》票房不佳,和其现实主义的具体定位有关。

学者尹鸿将国产现实主义电影分为“主流现实主义 ”和“边缘现实主义”。[3]

前者往往“概念化、符号化、套路化现象明显,缺乏与现实困境、现实境遇、现实生活的内在联系。”

后者更多地关注“社会中少数群体的悲苦 ”,但也因此很难取得高票房。

《老兽》《乌海》无疑属于后一种电影。

关注《乌海》,是因为我们需要更多样化的现实主义。

此前,大家就曾热议“国产剧中没有穷人和普通人”。

当大银幕也被奇观占据时,我们很难见到普通人的卑微、困惑。

这一次,《乌海》为我们展现了穷人之困,和普通人之难。

它也许不完美,但是却包含真实的勇气,和现实主义的光亮。

[1]导演周子陽的内蒙古往事,人物

[2]作为“电影节电影”的取与舍--以电影《老兽》为例, 孙长江

[3]现实主义电影之年——2018年国产电影创作备忘, 尹鸿 梁君健

暂无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。

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
请先 登录 再评论,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